2016-04-11

第六篇 刀剑神域

周末看完了《刀剑神域》第一部,刚开始看没想到居然是一部网游剧,很经典(俗套)的被困在游戏世界中出不来的设定,我对这个题材倒是没有什么偏见,而且念在它是好几年前的作品了,这个设定在当时其实还不是太烂大街。不过我还是瞬间脑补了出了好几百万字的剧情,题材涉及到人性的挣扎、系统的秘密、伙伴的相互扶持、主角的装逼光环、对 AI 和人类分野的探讨。大概这些动漫中都有讲到,不过没想到讲到十二集的时候主角居然就把游戏打通了,然后峰回路转女主差点被 NTR 也是神作了。相较而言,十二集往后的故事感觉有点差,没有第一集那样的压抑但是希望不灭的感觉,这十二集反而让人觉得作者在说「我不知道怎么续了,就给你们喂点屎吧」。

不过仔细想想看,我似乎领悟到了别的东西。

我发现,反派其实是最能出彩的地方,一个是有着执拗理想的科学家,一个是鸠占鹊巢被欲望吞噬的大变态,都是反派,却完全透露出不一样的气质。反派或者并非是纯粹的反派,也就是那些亦正亦邪、不在主流世界中浮沉的人,往往有着非常吸引人的特质,有着光彩夺目的气场,很多时候作者都会将自己那些疯狂的点子安在反派身上,看看究竟会长出一个怎样的世界。

2016-04-08

第五篇 不紧急的事

事情按照紧急和重要可以分部在四个象限里,这些天脑子里有了一些重要不紧急以及不重要也不紧急的事情,需要总结一下。

重要不紧急的事

  • 英语听力
  • 博客 redesign
  • 日语
  • 写小说
  • 找女朋友
  • 买房

不重要不紧急但是有趣的事

  • 厨艺
  • 潜水
  • App
  • 牙齿正畸
  • Ukulele
2016-03-26

第四篇 只有我不存在的街道和某超不科学的超电磁炮s

这周一六年一月新番都纷纷完结,在追的《只有我不存在的街道》也到了最后一集,结局并不算出人意料,却让人有点点小小的失落。

在连载过程中,我其实是有想跑去漫画的,但是偶然间却扫到了漫画的评论,评论中透露雏月并没有和悟在一起,而他自己却昏迷了十五年,而爱莉酱也成为了一个陌生人。知道这一切之后我就开始期盼动画的结局会有所不同。我很喜欢雏月这个角色,动画上的角色相当惹人怜爱,平时清冷的眼神、最后终于绽放的笑颜让人不能或忘,而爱莉在动画中并没有出场太多次,虽然和主角共同经历了生死,但是存在感并不太强。

然而动漫的结局并没有改变,而悟也接受了现实的一切,安心生活,安心工作。正如那时,雏月来看他,他所说的「加代,我的命运由我主宰,你没必要对其负责,现如今我变成这副样子,一定也是我自己所期待的结果」。这句话让我心中一震,我忽然发现这部动漫主角身上从头到尾弥漫的一种信念,这种有些中二的东西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体验到了,「梦想」、「渴望」、「信念」、「坚持」这些可贵的品质好像早就如同青烟飘远,余下的只是荒寂的心灵、不在奔流的热血、永远逝去的时光、散漫怠惰的日常而已。

我说不常见到,于我而言,这并不算言过其实,因为最近看小说很多,但都是一些网文,虽然网文有很多优秀的地方,但是绝大多数网文都有一个不能否认的缺陷,它们没有灵魂。虽然网文爽感不断,却失去了很多内涵的东西,主角不断地「升级打脸收妹子」,这是网文爽感的不二法门,情节层层推进,高潮一浪高过一浪,爽感层层拔高,到了最后以为是到了巅峰,却不想是被巨大的空虚感包围,已经不知如何自处了。

看《只有我不存在的街道》的时候,我还在看《某科学的超电磁炮s》,虽然主角炮姐是妹子,但是却也有着有趣的信念。说起来,日本动漫最厉害禁术的就是嘴炮没错了,不管是主角、配角,还是反派说出自己信念的时候都有一种别样的精彩,他们总是用一种别扭却又自洽的理论解释自己的行为,而一切却又不违和,而这种嘴炮却又会被别人的嘴炮喷得一无是处,在一个小小的逻辑漏洞,或者是在一个更加宽广,又或者是更加狭小的范围里,让之前的嘴炮变得可笑、没有意义,从而突显自己的正确性、自己信念的强大。没有强大信念的人无法走到最后,他们都对自己深信不疑。

说了这么多,心情好了一些,此时此刻我好像有找到了一些继续向前的能量。

2016-03-11

第三篇 终日不见何似相隔三秋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只在下午的时候才到公司了,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此为傲,觉得公司的福利还挺好,但是时日久了我就觉察到其中的不对来,现在,不管我怎么努力都不能更早地到公司,原因只是我把各种生活琐事从晚上挪到了早晨罢了,但是这些琐事却又是一些非做不可的事情,于是日复一日地,我又一次陷入有些混乱的泥沼了,不过这一次的感觉有些浮于表面,没有陷入太深,其中有几天我甚至清明地意识到这种深陷其中的感受。

那种感受让人不想挣脱,不能挣脱,升起挣脱的意识却并不能让身体行动,就好像是一种上瘾行为一样。比如有一次,我脑海里闪过在早晨的时候弹一弹尤克里里的念头,但是念头闪过之后却没有引起任何肢体上的行动,似乎这是一件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的事情一样。这种感觉相当有趣,有点「生无所恋」的意思。这些行为和心理活动背后应该有很强大的心理学原理,不过按我自己的强行解释,就是「生物钟」和「条件反射」,不算太短的这一段时间自己却养成了不算太好的一串行为习惯,一没注意就把生活模型训练成这个鬼样子。

然而。

天气一天天热了起来,今天就感觉到冬天的衣服是时候退出战斗了,心思也开始变得活泛起来,仿佛一团烈火从纸包中探出苗头,终日纠缠不清的一些坏习惯也开始收缩战线,似乎会有一段很开心的时间段呢。

2016-01-12

第二篇 万象更新何故姗姗来迟

阴历新年刚过,万象更新伊始。每次从程序员的生活中脱离之后就会面临着找不到感觉的问题,去年去台湾那次是这样,这次过年回来也是如此,这样的感觉总是让我思绪丛生。

从好处来讲,在这样短暂的疏离之中我会开始从别的方面去看问题,去观察自己的生活,从而把握自己的节奏。比如说我会想一味沉溺于写码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又或者需要一点别的事情分散下注意力,在现实中投入更多的时间?又或者是不是需要分出额外的时间找别人谈天扯淡?如此看来这样其实有不少正面的意义在里面的。

而从坏处来看的话,这样的疏离中,我变得无所事事,此时的我总是想要找一些事情来填补空缺的时间(而今年我找的事情却是玩游戏),虽然事情完结之后,我总是会进入类似贤者时间的时间段中,但是我不可避免地会对工作的事情有很多疏离,而更多的却是对原来生活习惯的冲击。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要去努力找回原来的状态。可以这么说,原来的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已经定型的有意义的行为范式,这些范式让我不需要思考这个时间应该去做什么,要怎么做,做多久,接下来又要去做什么,我只是机械式地完成每天需要完成的过程而已,比如洗脸刷牙洗澡睡觉这些日常。

总结来说,这样的疏离让我的日常有了断代,却让我能够跳出来思考一些别的事情。

回来之后度过了两天比较折磨的转型期,今天的心情比较好,心绪稳定,可以考虑规划一下明年想要做的事情。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要在吐糟下自己的近况,由于前一段时间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开始减少各种爱好的时间支出,出乎预料的是,情况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一两个月之后我就在听了这项实验,但是这次实验造成的负面效果却不容小觑,有些习惯的存在感随着这次实验开始变得微弱了,比如弹尤克里里,做运动,这些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还是要逐渐加到习惯中来。而另外就是通勤路上上下班两个小时的时间,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来消耗掉,目前的想法有这样几个,背单词、学英语、挺播客,还有一个别的想法是参与社交,利用这个时间在社交网络进行互动或者是在某乎上进行答题。这个有待深入思考。

另外一点是我其实想学一学做菜,虽然自己在家摸索着来做的东西还可以吃,但毕竟没有系统学,每次去做总觉得少了理论支撑,感觉有点虚,有点混乱。

还有我还想给自己找一个 Ukulele 的老师,每周能有事情做的话,生活能有节奏一点?

而在工作上,一个是主站的维护工作要继续进行,一个是要完成发布平台的开发,这个可以当做重点来做。

说到这里,我对新一年的期待也基本说完了,大体意思是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上维持生活和工作的正常运转,而有建设性的期望却并不多,也就是一个发布平台,可能现在心态还没有太转回来,没有达到兴奋的状态,以后可能有别的兴趣点,先这样准备着。

2016-01-04

第一篇 暮然回首又是此去经年

2015 年初,我刚到新公司不久,一切从头开始,但这开始却并不美好。

这个阶段的经历现在看来是颇为灰暗的,而当时的我虽然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却并没有太多的行动来改善,我以为这可能是因为自己还没有适应新公司。而引起这种的不适的具体原因就是结对编程。最开始结对编程似乎还不算无聊,但是时间长了之后,比如两个月三个月,人就会变得非常的疲倦,最后生出一股厌倦情绪,再加上做的东西并不有趣,我开始升起一种强烈的不适感。于是在快春节的时候,我开始考虑离开。

三月过去,因为一些变故,之前的打算夭折了,而紧接着的是一年之前就开始计划的台湾之行,于我而言,太过动荡的生活容易玩崩,所以继续留在了公司里,准备从台湾回来之后再做计较。

而去台湾这件事情却是拖到了六月下旬,那个时候天气快要热起来了,一个沉闷的早晨,我的第一次出国旅行终于……不,其实那天早晨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并没有赶上飞机,虽然我提前了四十分钟到达。我是第二天下午去南苑机场做飞机去的深圳,从深圳坐船去了澳门,再从澳门做夜班飞机去的台北,第三天到台北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左右,我和同伴拖着疲惫的身躯住到了一家国际青旅中(青旅你敢信?!)说起这段故事,我最开始就应该意识到没赶上飞机是相当糟糕的预兆,而整个旅程中从头到尾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萦绕着我,推算起来,这一切的缘由是什么?我不得而知。

如果你问我台湾怎么样,那我可以说无可奉告(误

台北很旧,却很礼貌,很有秩序,很国际化,有很多机车呼啸来去,很多软妹子和软汉子(并不是),有晚上声势浩大的夜市,还有倾慕大陆的带路党(?),还有许多,我还没来得及看,匆匆一瞥的九份,无缘得去的十分,期盼许久的阳明山,早早耳闻的猫空缆车。花莲还好,七星潭还算有些景色,太鲁阁却没太多意趣,唯一可称道的则是海滨自行车道,捡一个不太热的天气,沿着海边骑行,些许时间就能到七星潭,沿途颇有味道。垦丁适合度假,这次穷游性质的匆匆一瞥根本还没体验到海边的一丝乐趣。

台湾,蛮值得一去的,有时间我会再计划一次去那里的旅行,希望下次去能带着妹子,到十分放天灯。

从台湾回来,股市大跌,到处在流传着经济萧条的消息,看起来又是一个多事之秋。不过跳槽的事情又一次被提上了日程,这个时候已经是七月上旬,天气已经完全热了起来,因为家里来了一位只知道做饭不知道打扫的某人,而我又不能实时跟进进行清理工作,所以不出所料地,家里出现了一坨坨的蟑螂。这对于我这样一个有些清洁强迫症的人来说,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终于,在九月我搬到了新的住处,之后又过了几天,我请人对原来的屋子做一次大清洁,回去的时候发现厨房里已经完全成为蟑螂的根据地了。不过,没想到的是搬了新家之后我还是面临着蟑螂的威胁,因为之前的某人又一次出现了,而我的应对措施是请家政每两周来打扫一次,希望能阻止不幸的事情发生。那一段时间,根据我的观察,蟑螂在最开始的时候确实销声匿迹了,但是在某人来之后的两周左右又开始出现,随后几乎每天都能发现一两只。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开始考虑独自搬走,另寻住处了,没想到某人在某一天却自己离开了,至于原因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噩梦终于到了终结的时刻。不过还没完,还有事情需要收尾,迅速收拾完狼藉不堪的厨房,我又进行了一次大扫除,并且开始执行「垃圾不过夜」的设定,持续了一周。从那之后,蟑螂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总算是他喵的清净了。

蟑螂的事情虽然是一个小插曲,却强力地占据了我 2015 年的大部分时间,是我在这一年中最大的苦恼,是一件需要记录一笔的大事。

视角回到工作上来,伴随着种种意外,最后我还是留在了现在的公司。而九月的时候我正式开始了公司新首页的开发,重新拾起前端开发的乐趣,而这乐趣竟然一发不可收拾起来。粗粗算来,从离开赶集一直到那个时间点,我虽然陆陆续续在做前端的事情,却完全没有深入,没有原来搞前端时那种蓬勃向上的感觉,每每浅尝辄止。然而自从九月开始,事情就变了,我重新续上了断了近两年的前端之路,前端所有猛烈的变化就那么突然地呈现在了眼前,各种各样的新概念层出不穷,同以前我所了解的前端完全不同,似乎是两个割裂的世界一样,前端生态圈迭代之快可见一斑。

十月新首页上线,持续维护。

十一月线上后端发生了一次重大性能问题,问题的根源是太过笨重的后端 Api 代码到了阈值,每台服务器的处理能力只有 1QPS,在同几位同事通宵紧急处理了事故之后,我开始接触整个后端的架构和布局,随后很快熟悉了整个微服务架构体系,也开始进行后台开发,似乎技术上又要开启新篇章?

十二月之后我开始尝试做一些设计方面的尝试,比如这个:

jenkins

去年一年的大概经历就这个样子,比较高兴的是生活找回了一点正轨,有了较为稳定的基础,之后希望能有一个强力的跃进。虽然去年大部分的目标都没有实现,不过现在的状态还不错,希望 2016 年能够 Be Better。具体的规划留在下一篇文章来写,这一篇就到这里吧。

2015-12-18

第三十五篇 阴阳流转方解其中三味

这一段时间执行了上一回说的先将各种冗余抛弃的想法,带来的结果却并不如意。这主要是因为忽然有了大量的时间,有了很多闲暇,而自己却并没有准备好如何填补这些时间,所以很自然地我找了很多事情来娱乐,比如玩游戏和看小说。虽然新开的这本小说《走进修仙》很对我胃口,但是这并符合我的本意。

周末又去了崇礼,这次是去滑雪,不过并没有玩得很好,一个是雪场很烂,雪具很糟糕,再一个是同行的一位少年睡觉打呼噜,而我本来知道这件事情却还是忘带了耳塞。除了这两点之外,还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比如出发之前还在解决线上问题,比如订的饭没有送到,于是饿了一路,到崇礼之后已经十一点多了,比如准备充分,没有看崇礼的天气,结果没有带厚衣服,下面只穿了一件牛仔裤,而到了雪场之后居然没有更衣室!!简直坑爹。总之这真是一场让人悲伤的旅行。

不过,这次出门还算是有一点收获。周六那天我忽然发觉早起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于是我又有了一点紧凑的步调和积极的心态了。

于是还是要回到原来的节奏,忙碌,准确,常思考,多动手。

2015-11-25

第三十四篇 百转千回终究此事难成

自九月末的那一篇小记到现在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十一假期还是历历在目,犹记得当时看了一周的钢炼,也是蛮拼的。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大多都消耗在了那个写作班上,加上了这件事让我觉得整天都有事情压在身上,有些疲于奔命了,特别是每次 Deadline 之前,那种想要完成任务却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后来我想了想,发现其实这是因为写作本身也是一件很耗精力的事情,不是只有写作这件是本身在消耗时间,平时也要思考,阅读,积累,开脑洞,构思文章架构的,说起来真的是精力不够。

后来我有了一个想法,就是做减法。

仔细去看,我已经在生活中加上了各种各样的习惯,虽然和原来想比,并不算多,但是还是太多了,比如写日记,比如练琴,比如做锻炼,比如还要做设计,比如完成自己的项目,对了,还有写作,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考虑将不必要的东西都一件件地减去,这样应该会剩下大量的时间出来,这个时候做事情应该会游刃有余起来,接下来再按照优先级一件一件地将事情都恢复,直到生活变得饱满却不匆忙。

而这个计划面临了一个问题,就是在减去不必要的东西之后所剩下的闲暇时间中必然会感到无聊,所幸我现在有东西可以打发这个无聊的时间,而且并不会感到有罪恶感。现在我对技术这块又有了很大兴趣,所以说我如果感到无聊了其实可以打开 iPad 看技术文章和设计文章,甚至是拿出 Macbook 敲一段代码。总之,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而接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复作息。

2015-11-25

第三十三篇 骤雪初晴

前些时日下了一回雪。

这几天雪渐渐化了,剩下来的积雪结成冰覆盖着路面,一走一滑。颜色还青的槐树叶撒了一地,和路面上的冰混在一起,这路面于是也变得不太分明了。那一日见到了几株金黄的银杏树,还在由自巍然挺拔,而周边的树却也都将叶子掉光了,孤零零的,这些银杏迎着寒风而立,让我不禁想着,再有几日它们也要面临同样的宿命了吧。

于是,今年的冬天正式开始了。

2015-09-29

第三十二篇 写作班的第二次作业

加入的写作班在上一周有了第二次作业,而第一次作业我是完完全全的错过了,与其说是作业倒不如说是正式开课之前的练笔了,毕竟什么都还没有开始讲。

一周的时间还算是游刃有余,而我也的确提前就把文章写好了,不过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按照要求,文章只能写两千字,而这两千字其实是包括标点符号的。而我把故事构造完,填好了细节之后就发现已经超了一千字了。本以为第二天工作不太忙,晚上把字数删减一下就能交了,没想到的是,三千字减少到一千字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呢。努力地把背景介绍删到能说明白事情的地步,还把故事的顺序做了调整来减少转折带来的字数增加,最后角色间的对话内容也做了删减。而这个过程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中间甚至有想要破罐破摔的冲动,因为我很少会读一篇文章或是一本书很多遍(除了教材。不过最后终于是达到了字数要求。

后来格子老师给出了评语「叙述诡计吧这是……在结构上可以做一些调整,将前后加强,中间部分要有错误、尝试等,感觉就会紧张精彩且有悬念了。现在阅读感觉还是有些零散。」。在我看来,这倒还算不错的评价吧,毕竟很少写故事,而且这个故事的确写得七七八八的,零散得很,又因为砍字数的原因导致少了很多东西,不过我倒是真的应该保留一份修改之前的版本。我记起来原来在《科幻世界》上看过夏笳的一篇文章,讲的是在大学的暑假发生的男主和女主之间的小暧昧的故事,而在豆瓣上看到她的原始版本却露骨得多,评价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最终发表在杂志上的那个版本,由此看来,编辑的作用还是很大的。不过砍字数却不能算在编辑修改上,这是一种硬性限制吧,而我修改过程中的确改了不少觉得不太好的叙述和结构。

最后,放一下这第二次作业的文章吧。

### 后来的星美

那是 7 月 13 日,他甚至都忘记了那一次来图书博物馆是为了什么,只记得刚要离开时,忽然心中一动,看到门口进来一位姑娘正好也望过来,他没有按习惯收回目光,只是定定地望着她。

图书博物馆林易是不常来的,现在很少人看纸质书,更何况他是一个程序员。但是从那天之后,林易经常过来,这里众多的藏馆已经被他走了好几遍。可是这么久了他依然没有再见到她一次,无聊时他还是会想起那天的景象。

“你好?有什么事吗?”姑娘首先开口,可能是觉得被这个人盯得有些不自在。

“没…什么事,这里很少有人来,我有点好奇,哈哈。”林易有些尴尬。

“是啊,这里人很少。现在大家都不看纸质书了,只能到博物馆里来看,实实在在的东西都没有了呢。”姑娘露出一副失落的表情。

“你经常来这里吧,我倒是经常来,可惜竟然没有怎么逛过。”

“还好啦,我以前来,一天都没有见过几个活人。”

“哦?那你经常来看什么?带我逛逛?”

来来回回,他们逛了一下午,只见姑娘翻了许多的书,似乎每一本都是极熟悉。

“你看,这里是宗教区,包括古地球宗教和现代宗教。”姑娘选定了一本书《大般若经》,得到了书的全息影像,翻到其中一页,念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是?”林易迟疑道。

姑娘也不答话,翻到又一本书《星美的革命》,念到:“我们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从生到死,我们彼此相连,无论今生还是前世,我们每一次作恶,每一次行善,都孕育我们的未来。”

念完,忽然姑娘合上书说道:“我得走了,逛了一下午,我自己的事也算办完了,再见了。”说完向门口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林易。”林易追了上去。

姑娘转过身看了林易一会,忽然绽出一抹笑意“下次告诉你”,接着就消失在门外。

……

这一天,林易又来到了博物馆,准备开始今天的日常,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是她。

林易直接冲了过去,强自镇定地说“Hi”。

姑娘看着他笑了起来,“你好!”

再次遇到,他们就像是多年好友一样熟稔,时间过得很快又很慢,转眼间又见了夕阳。

“又快到时间了呢。”姑娘说。

“是啊,又是宗教区。”林易说。

“这一次,我不急着走哦。”姑娘说着往前转过了书架,消失在林易的视线外。

“那等下我们……嗯?”林易也跟着转过了书架,却没有看到人,只有全新影像在展示一本书。他紧走几步,越到另一个书架之后,还是没有人,越到另一个书架之后,还是没有,另一个,同样没有。他跑了起来,跑过一个又一个书架,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他跑遍了整个宗教区,所有的书架他都看过,就是没有姑娘的身影。

“喂,你在哪里?!”

没有回应。

“别玩了,快出来啊!”

没有回应。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安静下来,林易坐在了地板上,拿手盖住了脸,喃喃念着。

忽然,林易想到了什么,冲到刚才她忽然不见的地方。

那本书的全息影像还在,他停下来慢慢走到那本书前,看见书的名字是《星美的革命》,书并没有打开,就那样漂浮在那里,他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做什么,只是条件反射一般地要去翻动书本。触摸到书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这,是一个接口,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接口的功能和用法。

林易深吸一口气,使用了这个接口……

自从林易来到真实世界已经过了许多年,守护着人类的人工智能告诉林易,这里是银河系的一处悬臂,人类自从无数年前开发出了自动移民新星球的程序之后,就集体进入了虚拟世界,宇宙中一片荒凉,没有什么值得留恋,而以冬眠的状态进入虚拟世界,就可以享受近乎永恒的生命。

随着宇宙移民的自动化,人类的脚步在遍布银河的同时,也已经不受控制地向着宇宙最深处迈去,现在林易距离地球已经几千光年,移民就这么一步步走来,而那位姑娘则变得更加飘渺难寻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可能,我都会找到她,林易让人工智能在全移民星区中检索和自己同时醒来的人。不负所托,经过漫长的星际通信之后,人工智能终于有了她的消息。

又经过了许多年的星际航行之后,林易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看到了那位姑娘,她颜色不改最初。

那位姑娘也看到了林易,眼神里满是震惊和激动。

“你好,我是星美-451-2801,这是我的姐妹留给你的。”见面后,姑娘笑着拿出一个小型全息投影仪。
“姐妹?”林易发现了,虽然很像,但是这位星美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嗯,你要找的人她已经在许多年前去世了,我是她的第 2801 号复制体,很高兴见到你。”

林易久久无言,最终,他打开投影仪,再一次见到了她。

“你好,林易。”全息影像中星美笑着说。

“知道你在找我,我很开心,可我却不愿再一次为了等待而沉睡,请原谅我的自私,你来到这里时只怕我已经不在了吧。

“我是星美的复制体,就是给你看的《星美的革命》里的星美,她虽然死去了,却留下了那本书,她的基因也因此传承不息,我虽然在虚拟世界,却记qq得这件事情,人类全部沉睡之后,她的基因也不再克隆,所以我希望醒来,让这份基因、这份符号、这份生命能一直延续,这也是我,一个克隆人微小的愿望吧。

“记得那次相遇……”

星美的影像絮絮地说着,林易已经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