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1

第二十六篇 蝉鸣

今天周日,出去到牡丹园的阿香婆鱼火锅吃饭,时间还不算晚,天色微明,看着路上绿树成荫,每每都会觉得这里真是一个住家的好地方。然而这次却忽然听见了一夏未闻的蝉鸣,「知了、知了」,原来无知无觉中盛夏已经走过许久。

2015-07-27

第二十五篇 夜思

每个人都属于一个年代,而他的生活则是这个年代的烙印,他不可追忆的童年是那个年代的投影,他残酷颓废的少年是那个时代的刻痕,他岁月静好的青春是那个时代的微风。所以无需叹息现在这个时间让自己感到迷惑,只是这世界变化快。

2015-07-19

第二十四篇 雨夜

这些天晚上都会下雨,不知道和南方的台风有没有关系,下班回到家雨水也就接踵而至,伴着雷鸣。

想起来夏笳的一篇短篇科幻小说,讲的也是每晚都下雨的暑假,她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车轮漫漫滑过积水的路面,留下一点波痕。

2015-07-12

第二十三篇 初伏

以前对北京夏天的感受,以为不过如此,没想到初伏的这天,气温升到的三十九度,炎炎夏季从此时开始,而我又想到了以前没有空调的小时候,大大的梧桐树,擎着大大的叶子,撒下一片阴凉,这是乡间的夏天。那时的时间很慢,伴着悠悠的蝉鸣与长风掠过树梢时哗哗的响声,一坐一个下午,夜间会清爽许多,炊烟升起,鸡犬悠扬,这是某个暑假的一片时光。

然而现在的我虽然很怀念那时的日子,却并不再欣羡那种节奏,生活的节奏已经快得无处停歇了,而我还蛮喜欢这节拍,一如这蒸腾的热浪,一如接踵而至的暴雨倾盆。

2015-05-21

第十六篇 飘摇

[这是一篇意识流自省思路整理]

这段时间开始玩魔兽世界,每天都要搞到很晚,以至于之前建立的好习惯都一点点在崩坏,有些担心。

说起来,在家的时候我并没有一个「可以好好坐在桌子旁、感觉有大把时间可以随便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比如我把想买的东西都尽数买齐,比如把灵光一闪的点子都拿出来搞一搞,比如把想学习的知识都一点点看完,然而时间在家里走得格外匆忙,不经意间就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当然,其实并不能指望周末在家的时候能做什么事情。

接下来的日子首先应当考虑将自己的作息调规律了,至少应该十二点睡觉。但是,想要作息规律的目的是什么呢?一是希望身体健康,二是希望自己精神饱满,三是不再为这件事情而焦虑,四是有可能提升自己的幸福感,毕竟早起是自己期望的状态。

但是自己应该很担心无事可做的状态,比如自己会再次将起点下载下来,会将魔兽世界或者暗黑打开。倘若不玩会怎样呢?首先问问自己玩的目的是什么呢?打发时间?娱乐?不过没想到自己居然放不下这个东西,那只好强行放下了。那么回家之后应该做一些什么事情呢?继续回家立刻洗澡的流程吧。之后呢?不做点什么感觉会不甘心啊,弹琴的话的却会让自己有那种「尽兴」的感觉,而玩魔兽世界做完所有日常之后也是这样。没错,的确是「尽兴」二字,让自己有种终于做完一件事情的错觉,而这种错觉之后就是可以休息一下了的想法,然后自己就会乖乖去睡觉了。那么如何能制造这样的一种错觉呢?还是说可以避免营造「要尽兴」的氛围?不过心态上要保持轻松,以一种晚睡了也没有关系,明天晚上再试试早点睡吧的心思最好,不然会太过焦虑的。而近期的焦虑主要源自于要去台湾了却无法摆脱这种状态以至于没办法好好准备台湾行程的境况,如此说来,回家之后以及回家的路上可以考虑整理一下去旅行的一些事情。

2015-05-21

第十五篇 雨来

立夏之后着实热了好一阵,眼看着已经要步入盛夏,没想到忽然下起雨来,这段时间气温倒颇为舒适。

2015-05-04

第十四篇 初夏

盛夏初临

似乎转眼间
梧桐就完成了从枯枝到枝繁叶茂的整个过程
连翘才匆匆绽出鹅黄的花就已经蔓延翠绿
玉兰白色的花瓣也早已消散无踪擎起高洁的叶子

北京的春天就在这过程中转瞬而逝
短暂的仿佛梦境
待你回神之时
早已经是炎炎夏日

2015-04-15

第十三篇 未曾遗忘的临安

前一段时间面试了阿里,前面颇为顺利,最后有一个交叉面试,完全没有准备,最后还是没有通过。

其实并没有特别想要离开显得公司,毕竟这里的环境和待遇还是很好的。然而因为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结对编程,整个过程相当无趣,于是心里就有一点想要改变的念头,面试阿里的过程中,有了一些新的认知,对前端知识又有了别样的心得,感觉水平提升了不少,至少可以在理论上和别人吹吹牛了。

杭州是一个很棒的城市,有幸在杭州工作过一年,深感西湖灵韵汇聚,诗情画意尽数于此,让人目眩神驰。不像北京,杭州的人文底蕴是容易触摸的,在西湖周遭,三步五步尽是古物,方寸间便得见先贤。而北京的人文却是藏得极深,住在很远的五环,跋涉几十公里到得故宫,能看上几眼城阙深深。在杭州你只需要捡一条小径,拾阶而上,往往便有惊喜,记得有一次行的深了,僻静处见到了葛洪观,旁边小院练废的丹药铺了满地。左右无人,寂寥无声。

现在的状态其实还挺不错,和老大聊了一下解除了结对编程之后,只做 Code Review,倒是感觉逐渐有了,偶尔几天还会进入心流状态,很是欣喜。

另外,其实湾区挺好的,如果考虑出去的话,应该会住在那边吧。

2015-04-13

第十二篇 终于要成行的旅途

缘起

对台湾的好感是逐渐积攒起来的,第一次觉得「我喜欢上这个地方了」是因为痞子蔡的小说。

《第一次亲密接触》应该是我的启蒙作,第一次被这种温暖却哀伤的文字所感动,于是对台湾这个地方也有了一种别样的期盼,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写出这样文字的人呢?那一定是一个温暖的所在。后来,我陆续读了痞子蔡的一系列小说,每一部都弥漫着这种温暖哀伤的氛围,令人心醉。而《爱尔兰咖啡》却给我打开了领一扇窗,或许叫做「小资情调」?生活其实可以有另一种不同的姿态。自那个时候起,对于台湾我就存了一种不可言说的情愫,我觉得我需要去那里走一走,看一看。

时光消逝,李敖、柏杨、林清玄,我发现台湾似乎是一个藏宝地,不知何时就能从中找到让人神往的瑰宝。

初中的时候我才开始对音乐有了概念,听的歌几乎都是台湾的,周杰伦、蔡依林。那时住校,学校管的很严,像音乐什么的是根本不让听的,当时买的随身听还是卡带式的,也就能用来听听英语听力,记得有一次躲起来听歌还被老师发现了,然后联通随身听都被没收了。后来听了好多年的梁静茹,虽然她不是台湾人,却是首先在台湾发展的。她唱的就属于那种「台湾小情歌」,格局不大,但是温暖人心,就像是台湾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台湾自己的烙印。仔细了解了她的过往,有一个人让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李宗盛。

梁静茹是马来西亚人,1997 年被李宗盛发掘,到台湾发展,静茹称李宗盛为「恩师」。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打动了我,我当时忽然觉得这实在是让人感动,那个时间段里我对于「德高望重的前辈」这样的存在已经不报想法了,我曾经以为跻身高位的人应当有大才大智慧,现实却一次次告诉我并非如此,我以为所有人都是一样平庸,那些所谓的师傅并没有什么意义。然而李宗盛却是一个特例,他身上弥漫着化不开的才情,为人却又温暖如春,完全满足了我对「恩师」的幻想。后来我开始听李宗盛,他写的歌有些弥漫着哀伤,有些积极向上,有些又是暮然回首风轻云淡。这些感情,这些意象,我很喜欢。

四九年,无数的人做了选择,有人留下,有人离开,有人去了台湾。上海黄浦江畔人潮汹涌,下一刻就要远赴他乡,于是台湾清华拔地而起,于是台北故宫博物馆里藏宝无数。许多大学者,大画家,大文豪相继赴台,有些人更是辗转多年终于才去了台湾,小小一省之地几乎囊括了民国多半的才情,终至此时,依然传承不绝。

其实我很是庆幸,毕竟中华文化还算正统的一支留在台湾,然后生根发芽,曾经也一度蔚为壮观。对中华文化,我有热切的喜爱,有时候看穿越小说「封建南洋」,不禁激情澎湃,然后帝国大了之后就会面临着分裂,各个不同的中文文明的分支就根据自己的情况逐渐演化,而其中保持的思想却是和而不同,演进到最后又会有怎么样的惊喜呢?!

不过话说回来,当真想看同种同源的文明开花结果之后会行程何种局面,看一下以前的大英帝国、现在的英联邦就好了。大英帝国的殖民地相继独立,纷纷加入英联邦,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五十多个国家构成了现在的英联邦,遥奉共主伊丽莎白二世为英联邦元首。然而事实上,英联邦并没有太过实际的政治作用,大部分国家的都是利益至上,并不太在意女王,而英联邦本身也只是可以形式上去缅怀大英帝国逝去的荣光。这其实是一种颇为有趣的文明演进实例。

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构成了自己对台湾的向往,这就是我印象中的台湾,这就是台湾吸引我的地方。

2015-03-27

第十一篇 一个梦

三个女生梦想着找一个如意郎君,风君开始喜欢上一位姑娘的勇敢坚定,执着向上,然而却未能吸引到对方,时间荏苒,也未能有多少进展。

一日所有人因为学校的原因,在校园散步,却让二人机缘巧合地走在了一起,由红领巾的问题开始,两人说得很投机,后来姑娘泫然泪下。姑娘和风君牵手,十指相扣,风君问为什么在一起了,姑娘说因为有个人傻呵呵地不去出国留学却是因为心动。风君脱口而出,不去留学是 2X 吗,说完他似乎就后悔了,但是并未说什么,此时他的心情应是复杂的,而风君只是将姑娘紧紧拥入怀中。

他们约定去悬崖上的那处秘密山洞,看看 H 市的夜景,爬过重重天梯,姑娘问,和你在一起哪里好?风君本是一个安静的人,此时却滔滔不绝起来,讲到自己得意处神采飞扬,姑娘平时停不下来的性格,此时却安静地听着这一切(音乐响起,有风雨声,他们的声音听不真切,持续了很久)从山体中出来,迎面是陡峭的悬崖,姑娘撇了一眼,似乎下定了决心,整个人的气质一凝,不再看风君,向着前面走,风君问姑娘怎么了,姑娘也并不回头,只是往前走,忽然姑娘没走稳,风君在后面用手帮她稳住,姑娘却用力挣脱,结果太用力,自己反而没有站稳,摔下了悬崖。风君眼看着姑娘摔下悬崖,坠入河中,整个人如坠冰窟,满天风雨中,一个人泪流满面。

这个故事似乎并无特殊之处,却有人传扬他们的事迹,后来有人说,姑娘并没有死,过了许多年之后回来,气质沉静,隐去了当年的活泼和跳脱,风君却不知去向何处。也有人说风君见到姑娘摔下去的时候,当时就跳了下去,两人都侥幸未死,他们爬上岸边,在风雨中躺了很久,什么都没有说,再见到他们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这些年的事情他们都不愿说,只是相视一笑,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