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9

第三十二篇 写作班的第二次作业

加入的写作班在上一周有了第二次作业,而第一次作业我是完完全全的错过了,与其说是作业倒不如说是正式开课之前的练笔了,毕竟什么都还没有开始讲。

一周的时间还算是游刃有余,而我也的确提前就把文章写好了,不过还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按照要求,文章只能写两千字,而这两千字其实是包括标点符号的。而我把故事构造完,填好了细节之后就发现已经超了一千字了。本以为第二天工作不太忙,晚上把字数删减一下就能交了,没想到的是,三千字减少到一千字还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呢。努力地把背景介绍删到能说明白事情的地步,还把故事的顺序做了调整来减少转折带来的字数增加,最后角色间的对话内容也做了删减。而这个过程我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中间甚至有想要破罐破摔的冲动,因为我很少会读一篇文章或是一本书很多遍(除了教材。不过最后终于是达到了字数要求。

后来格子老师给出了评语「叙述诡计吧这是……在结构上可以做一些调整,将前后加强,中间部分要有错误、尝试等,感觉就会紧张精彩且有悬念了。现在阅读感觉还是有些零散。」。在我看来,这倒还算不错的评价吧,毕竟很少写故事,而且这个故事的确写得七七八八的,零散得很,又因为砍字数的原因导致少了很多东西,不过我倒是真的应该保留一份修改之前的版本。我记起来原来在《科幻世界》上看过夏笳的一篇文章,讲的是在大学的暑假发生的男主和女主之间的小暧昧的故事,而在豆瓣上看到她的原始版本却露骨得多,评价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最终发表在杂志上的那个版本,由此看来,编辑的作用还是很大的。不过砍字数却不能算在编辑修改上,这是一种硬性限制吧,而我修改过程中的确改了不少觉得不太好的叙述和结构。

最后,放一下这第二次作业的文章吧。

### 后来的星美

那是 7 月 13 日,他甚至都忘记了那一次来图书博物馆是为了什么,只记得刚要离开时,忽然心中一动,看到门口进来一位姑娘正好也望过来,他没有按习惯收回目光,只是定定地望着她。

图书博物馆林易是不常来的,现在很少人看纸质书,更何况他是一个程序员。但是从那天之后,林易经常过来,这里众多的藏馆已经被他走了好几遍。可是这么久了他依然没有再见到她一次,无聊时他还是会想起那天的景象。

“你好?有什么事吗?”姑娘首先开口,可能是觉得被这个人盯得有些不自在。

“没…什么事,这里很少有人来,我有点好奇,哈哈。”林易有些尴尬。

“是啊,这里人很少。现在大家都不看纸质书了,只能到博物馆里来看,实实在在的东西都没有了呢。”姑娘露出一副失落的表情。

“你经常来这里吧,我倒是经常来,可惜竟然没有怎么逛过。”

“还好啦,我以前来,一天都没有见过几个活人。”

“哦?那你经常来看什么?带我逛逛?”

来来回回,他们逛了一下午,只见姑娘翻了许多的书,似乎每一本都是极熟悉。

“你看,这里是宗教区,包括古地球宗教和现代宗教。”姑娘选定了一本书《大般若经》,得到了书的全息影像,翻到其中一页,念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是?”林易迟疑道。

姑娘也不答话,翻到又一本书《星美的革命》,念到:“我们的生命不仅属于自己,从生到死,我们彼此相连,无论今生还是前世,我们每一次作恶,每一次行善,都孕育我们的未来。”

念完,忽然姑娘合上书说道:“我得走了,逛了一下午,我自己的事也算办完了,再见了。”说完向门口走去。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林易。”林易追了上去。

姑娘转过身看了林易一会,忽然绽出一抹笑意“下次告诉你”,接着就消失在门外。

……

这一天,林易又来到了博物馆,准备开始今天的日常,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视野中,是她。

林易直接冲了过去,强自镇定地说“Hi”。

姑娘看着他笑了起来,“你好!”

再次遇到,他们就像是多年好友一样熟稔,时间过得很快又很慢,转眼间又见了夕阳。

“又快到时间了呢。”姑娘说。

“是啊,又是宗教区。”林易说。

“这一次,我不急着走哦。”姑娘说着往前转过了书架,消失在林易的视线外。

“那等下我们……嗯?”林易也跟着转过了书架,却没有看到人,只有全新影像在展示一本书。他紧走几步,越到另一个书架之后,还是没有人,越到另一个书架之后,还是没有,另一个,同样没有。他跑了起来,跑过一个又一个书架,没有,没有,还是没有。他跑遍了整个宗教区,所有的书架他都看过,就是没有姑娘的身影。

“喂,你在哪里?!”

没有回应。

“别玩了,快出来啊!”

没有回应。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安静下来,林易坐在了地板上,拿手盖住了脸,喃喃念着。

忽然,林易想到了什么,冲到刚才她忽然不见的地方。

那本书的全息影像还在,他停下来慢慢走到那本书前,看见书的名字是《星美的革命》,书并没有打开,就那样漂浮在那里,他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应该做什么,只是条件反射一般地要去翻动书本。触摸到书的时候,他忽然明白了,这,是一个接口,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接口的功能和用法。

林易深吸一口气,使用了这个接口……

自从林易来到真实世界已经过了许多年,守护着人类的人工智能告诉林易,这里是银河系的一处悬臂,人类自从无数年前开发出了自动移民新星球的程序之后,就集体进入了虚拟世界,宇宙中一片荒凉,没有什么值得留恋,而以冬眠的状态进入虚拟世界,就可以享受近乎永恒的生命。

随着宇宙移民的自动化,人类的脚步在遍布银河的同时,也已经不受控制地向着宇宙最深处迈去,现在林易距离地球已经几千光年,移民就这么一步步走来,而那位姑娘则变得更加飘渺难寻了。

不过没关系,只要有可能,我都会找到她,林易让人工智能在全移民星区中检索和自己同时醒来的人。不负所托,经过漫长的星际通信之后,人工智能终于有了她的消息。

又经过了许多年的星际航行之后,林易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

他看到了那位姑娘,她颜色不改最初。

那位姑娘也看到了林易,眼神里满是震惊和激动。

“你好,我是星美-451-2801,这是我的姐妹留给你的。”见面后,姑娘笑着拿出一个小型全息投影仪。
“姐妹?”林易发现了,虽然很像,但是这位星美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嗯,你要找的人她已经在许多年前去世了,我是她的第 2801 号复制体,很高兴见到你。”

林易久久无言,最终,他打开投影仪,再一次见到了她。

“你好,林易。”全息影像中星美笑着说。

“知道你在找我,我很开心,可我却不愿再一次为了等待而沉睡,请原谅我的自私,你来到这里时只怕我已经不在了吧。

“我是星美的复制体,就是给你看的《星美的革命》里的星美,她虽然死去了,却留下了那本书,她的基因也因此传承不息,我虽然在虚拟世界,却记qq得这件事情,人类全部沉睡之后,她的基因也不再克隆,所以我希望醒来,让这份基因、这份符号、这份生命能一直延续,这也是我,一个克隆人微小的愿望吧。

“记得那次相遇……”

星美的影像絮絮地说着,林易已经泪流满面。

分类:朝花夕拾伴月归 | 标签: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