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2

第二篇 万象更新何故姗姗来迟

阴历新年刚过,万象更新伊始。每次从程序员的生活中脱离之后就会面临着找不到感觉的问题,去年去台湾那次是这样,这次过年回来也是如此,这样的感觉总是让我思绪丛生。

从好处来讲,在这样短暂的疏离之中我会开始从别的方面去看问题,去观察自己的生活,从而把握自己的节奏。比如说我会想一味沉溺于写码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又或者需要一点别的事情分散下注意力,在现实中投入更多的时间?又或者是不是需要分出额外的时间找别人谈天扯淡?如此看来这样其实有不少正面的意义在里面的。

而从坏处来看的话,这样的疏离中,我变得无所事事,此时的我总是想要找一些事情来填补空缺的时间(而今年我找的事情却是玩游戏),虽然事情完结之后,我总是会进入类似贤者时间的时间段中,但是我不可避免地会对工作的事情有很多疏离,而更多的却是对原来生活习惯的冲击。回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要去努力找回原来的状态。可以这么说,原来的生活中其实有很多已经定型的有意义的行为范式,这些范式让我不需要思考这个时间应该去做什么,要怎么做,做多久,接下来又要去做什么,我只是机械式地完成每天需要完成的过程而已,比如洗脸刷牙洗澡睡觉这些日常。

总结来说,这样的疏离让我的日常有了断代,却让我能够跳出来思考一些别的事情。

回来之后度过了两天比较折磨的转型期,今天的心情比较好,心绪稳定,可以考虑规划一下明年想要做的事情。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要在吐糟下自己的近况,由于前一段时间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开始减少各种爱好的时间支出,出乎预料的是,情况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一两个月之后我就在听了这项实验,但是这次实验造成的负面效果却不容小觑,有些习惯的存在感随着这次实验开始变得微弱了,比如弹尤克里里,做运动,这些自己比较喜欢的东西还是要逐渐加到习惯中来。而另外就是通勤路上上下班两个小时的时间,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来消耗掉,目前的想法有这样几个,背单词、学英语、挺播客,还有一个别的想法是参与社交,利用这个时间在社交网络进行互动或者是在某乎上进行答题。这个有待深入思考。

另外一点是我其实想学一学做菜,虽然自己在家摸索着来做的东西还可以吃,但毕竟没有系统学,每次去做总觉得少了理论支撑,感觉有点虚,有点混乱。

还有我还想给自己找一个 Ukulele 的老师,每周能有事情做的话,生活能有节奏一点?

而在工作上,一个是主站的维护工作要继续进行,一个是要完成发布平台的开发,这个可以当做重点来做。

说到这里,我对新一年的期待也基本说完了,大体意思是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上维持生活和工作的正常运转,而有建设性的期望却并不多,也就是一个发布平台,可能现在心态还没有太转回来,没有达到兴奋的状态,以后可能有别的兴趣点,先这样准备着。

2012-07-11

【配色】black:gray:#3AC

NICO GOLDE
backgroud: black
color: gray
another-color: #3AC

2012-07-09

听雨阁 第七章 乱葬岗莫嗔大难 黑衣女初现仙踪

阅读全文 »

2012-06-30

听雨阁 第六章 南京城暗计败露 乱葬岗李显逃生

阅读全文 »

2012-06-16

听雨阁 第五章 再去茶馆

阅读全文 »

2012-06-13

听雨阁 第四章 茶馆

阅读全文 »

2012-06-13

听雨阁 第三章 和尚

阅读全文 »

2012-05-09

如果有来世

阅读全文 »

2012-04-24

听雨阁·第二章·性命

听雨阁,慕容凉风看着眼前的亭子,举步便迈了进去,亭子中有一张石桌和几敦石凳,慕容凉风走过去磨娑着这这张石桌,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坐了下来,望着亭外袅袅的雾气渐渐散去,一时竟有些痴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道凛冽无比的杀意从阶梯出传了过来,慕容凉风双眼陡然精华爆射而出,下一个转瞬已经站在了亭外,谁知刚刚站定,却忽然一个趔趄,差点爬在地上,不过也只能勉强维持一个半蹲的状态。待到那杀气走到近前,慕容凉风已经大汗淋漓,额头青筋爆突,全身已经是动弹不得了。慕容凉风暗叫一声糟糕,却也毫无他法,只能想着难道今天却命丧于此了。

阅读全文 »

2012-04-18

听雨阁·第一章·听雨阁前听风雨

自南门出城沿官道行十里,见清穹渡,乘舟至凌雨山,有石阶可至山顶,山顶可见飞檐亭阁立于崖边,曰听雨阁。
这就是第一次去听雨阁的体验码?并非如此,晚晴皱了皱眉,觉得这完全不能表述出自己第一次去听雨阁的感受,似乎怎么写都不适合,这已经是被揉坏的第七张纸了。铃儿在旁边看着小姐似乎有些急躁,想上去给她斟一杯茶,让她舒缓一下心绪。今天异常闷热,估计小姐是被这坏天气憋坏了才这样吧,铃儿心里想着,抬足要向书桌走去,忽然一道霹雳在耳边炸响,铃儿吓了一跳,再看小姐,小姐抬起头看向窗外,似乎在看有没有雨下下来,又似乎在什么都没有看,定定的在那里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过了许久,又一道霹雳过后,雨终于姗姗而至,打在地上噼啪作响,风卷着零星的雨水从屋里飞过,气息顿时一清,铃儿看到小姐闭上眼睛,风带着她的衣袂飞舞,宛如仙子一般。铃儿正看着发呆,只听得晚晴说了一声“铃儿,出门”,便看到小姐已经从房门中出去。
“小姐要去哪里啊?下这么大的雨……”,铃儿话没说完,晚晴已经看不到了。
阅读全文 »